庆有余年,不破不立!《庆余年第二季》凭啥“燃”遍全网,半岛独家揭秘幕后

2024-05-27 15:07 半岛都市报·半岛新闻客户端阅读 (97993) 扫描到手机

半岛全媒体记者 王悦

时隔五年,古装传奇大剧《庆余年第二季》从官宣定档到在CCTV-8和腾讯视频开播以来,在收视率、播放量、话题讨论等维度上都展现出火爆出圈的态势。剧集不仅在“喜感”“爽感”“共情感”上保持了熟悉且浓烈的“庆味”,同时在人物的变化与成长,家族、江湖、庙堂的格局,以及思想与表达上又有了新突破。在轻松的氛围之下包裹着厚重感,《庆余年》系列这盘大棋,在国产剧集市场始终是独树一帜的存在,也塑造了IP续季改编的新标杆。正所谓不破不立,这幕后有着怎样的故事,在创作中又有哪些难点呢?我们听主创来揭秘。

张若昀:

范闲的成长、觉醒、入局

行至第二季,张若昀感慨其实最大的挑战是观众超高的期待。“从第一季过去的这段时间,长时间的等待在无形中拉高了观众对于第二季的期待值,作为主创和饰演者会感到压力。作为演员来说,内心会有一些惶恐,人无法预判一个作品的命运,但我们尽力去做到对这个作品负责和问心无愧。”

谈及第二季的变化,张若昀表示,“第一季更多是世界观的交代和不同有趣人物的出场,第二季大家从似敌似友的关系开始正式对立,已经有的情感关系继续升级发酵。”他认为,第二季故事讲得更长、更透,感情更深刻。“比如,在父子关系这条亲情线上,以范闲来说,谁才是范闲心中真正认可的家庭,或者他以现代人的思维去解读古代皇权和父权森严的社会,他怎么去看待他的‘几位父亲’。小范大人作为一个拥有现代思想的人,他始终是跟百姓站在一起的,于是我们可以看到在第二季中,他对于故事中那个社会的一些冲击。”

“人物的形象是演员跟角色产生共鸣之后所呈现出来的。”张若昀说,“‘范闲’这个人在我心中就没有走过,《庆余年第二季》对我来说,我又把心中的范闲唤醒了。 ”他用了“成长、觉醒、入局”三个词来总结归来的范闲。

张若昀解读道,从角色的成长层面,他更勇敢、更强大,也肩负起更多责任,同时,在关键问题的处理上更加如履薄冰。“他想试图做得更像叶轻眉一点,你出那一步,不可能不勇敢,要成为一个迷雾里寻木剑的人,把自己化作灯塔,他的现代思想在王启年、邓子越这些人面前发挥着引领作用。”

在第二季里,范闲的思想以及内心也是逐步觉醒和入局的的过程。在张若昀看来,“范闲内心的道德标杆和底线,与那个时代的人是不一样的,他本身拥有的价值观是不能把人命视作草芥,这是他跟时代的一个冲突。第一季范闲到最后也没有一个特别巨大的主角光环,因为不同理念的碰撞,他越来越难以忍受那个世界。他一开始不想去做,到最后一定要做些事情,是因为跟这个世界的人们产生了更多的羁绊。遇见一些被人欺负的人,范闲肯定会想,我想试试把这个底线再抬高一点,多多少少做些改变,那这些改变最后会掀起多大的风浪,让他卷入多深的一个棋局,这个是故事一步一步的引子。 ”

编剧王倦:

“孤”臣之路有着时代精神

在创作脉络与核心上,编剧王倦解读道,“第一部是融入世界,第二部是寻找真我,第三部则是最终挑战。《庆余年》系列,让我们认识一个真实的范闲,或许也是让我们见到真实的自己。”

在内核上,王倦认为,第二季里范闲发现世界的真相,但是依旧是寻找自我的过程。“范闲在这个世界,是独特的,是另类的,这种独特不在于身世,不在于权势,不在于财富,而是源于灵魂底蕴。他拥有现代思维和回忆,历史进程对他来说,自有预判。庆国再美好,不可回避的问题依然存在,这是一个封建社会,对一个现代人来说,这个世界是崭新的,可又是陈旧的。范闲见过真正美好的世界。这样的美好,已然在他精神世界留下不可磨灭的烙印。而这是一个致命选择,是背叛自己的内在世界,选择屈服,选择真正与庆国和光同尘,还是让精神成为人立于世的根本,去抗争,去搏斗,去挑战那些习以为常却又并不正确的规则。第二季的主题,其实一个痛苦的灵魂,逐渐觉醒,向整个世界发起挑战的过程。”

追剧的过程中,观众也感受到范闲的“孤”臣之路。王倦分析道,“范闲从林相告老之后,决定做‘孤臣’。其实这个‘孤臣’从某种角度来说,还不仅仅是在所谓的官场上。对范闲来说,这个选择并不困难,只不过是在官场上和很多人为敌,又没法真正伤害到他,所以这个孤臣的‘孤’,是他自己是给了自己内心的判断,庆帝给他许多选择,但是这些选择的结果是要背叛自己的底线,背叛自己原来内心的取舍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这个‘孤,其实是他在内心深处,把自己孤立出来了。这个‘孤’臣既是观察,也是他自己的处境,是他面对这个世界的态度。我们说现代思想和古代制度的碰撞,本质上这个‘孤’也是在这里体现的。他会发现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是孤立的,是没有人理解的,然后他秉持的原则别人也无法理解。他的格格不入就在于他忍不了、让不了,他的本质、三观是和他们是不同的,所以这个‘孤’既是外在又是内向。”

导演孙皓:

第二季的爽感更具讨论性

进入第二季,台前幕后的主创们都秉持着,不论是驾轻就熟也好,遇到难题也罢,保持真诚的创作初心,坚持客观的创作立场,回到作品本身去,在原著设定的基础上,希望让第二季的故事更好看。

在坚持亦庄亦谐的整体风格上,导演孙皓介绍了其中变化,“第一季主要是众生相出场,更具爽感和喜感。第二季是真正深入地展开故事,会比第一季立意更深、更有话题感、更有共鸣。第一季的爽感更偏向速度感,第二季的爽感会更透、更具讨论性。”

而在调度设计方面也费了很多心思,导演孙皓透露,“这一季里有很多朝堂上激辩的内容,在拍摄时会比较担心只有庆帝单独坐在朝堂上方,群臣在下方会有对立的关系,为了打破空间的局限性造成的对立感,做了些场景上的改变:比如放在了御书房的第二个圆形空间去展现,目的是为了场景上有更多调度,让观众看得更过瘾。”

剧集开播至今,观众、网友都感受到了导演和演员做了大胆地突破。在人物设计上,导演孙皓表示,“以陈萍萍为例,他的色彩更加丰富,在人物性格的表现上既有收敛又外放,还有一些张狂的呈现。吴刚老师的表演依然很稳,第二季他跟范闲的交流更多,像范闲的‘教父’。其中一个名场面是发生在陈萍萍所居住的陈园,在考虑角色如何不坐轮椅也能在家里游刃有余地‘动’起来时,我们设计了一个叫“腿”的角色,专门抱着陈萍萍在家里行动。”

在角色成长上,孙皓想呈现出来,范闲是在渐渐认识自己,去爱自己,最后选一条自己想走的路。林婉儿则是内外反差很大,表面看上去非常柔弱,遵守规矩,但是她又是打破那个规矩的人。“这一季,我们设计了与林婉儿人物相契合的帕子,相当于婉儿给范闲的信物,让范闲感觉到婉儿虽然不在身边,但是却让范闲有了精神上的依靠。”对于范思辙来说,第二季也是自我价值的实现。“从一开始为了能让父亲看到被动挣钱,到后来发现自己有做生意、金融这方面的头脑以及自己的兴趣爱好,他天赋奇才,是北齐之狼、上京街之狼、宝藏老弟。”